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化交流 > 奇闻轶事
信息检索:   站外搜索 站内搜索
奇闻轶事 杨林尾镇“文革”十年纪略 
杨林尾镇“文革”十年纪略
来源:陈剑春 发布时间:2016-02-05 22:57:00

  1966年5月,“四清运动”正在进行时,一场通过“天下大乱”达到“天下大治”的“文化大革命”运动爆发了,发生在杨林尾镇的“文革”事件只是中国社会的一个缩影。

  1966年5月16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发出《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知》(即5.16通知),“文化大革命”至此开始。5月至8月,全国红卫兵运动兴起;8月18日,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第一次接见红卫兵后,“文化大革命”的浪潮开始涌入杨林尾。杨林尾中学的红卫兵组织纷纷成立,由学校推荐、采取无记名投票方式,推选出10名赴京代表,由校长裴厚山带队,学校隆重欢送,到北京天安门接受检阅。农村各小学纷纷成立了红小兵组织。红卫兵头戴绿军帽、身着绿军装、腰间束武装带、左膀佩红袖章、手握红宝书(毛主席语录),红小兵斜肩挂着毛主席语录袋,白天、夜晚在集镇、农村游行,高呼口号,“打到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”、“打倒资产阶级反动权威”、“革命无罪,造反有理”等,在学校、农村开展大字报、大批判、破四旧、抄家等;

  9月,串联学生返校后,宣传革命的大好形势,吸引了全体学生外出串联的热情。杨林尾中学全部停课,学生自由组队,到学校登记,指定负责人,学校发放串联证,投入到全国的大串联之中。红卫兵手执红旗,组队向北京、上海,庐山、延安、韶山等地串联。学生们凭学生证身无分文走遍“天下”,坐火车免费,乘汽车免费,到任何一所学校、机关吃喝住全部免费,只要你留下一个自己学校的校名和自己的名字即可。多是坐车到目的地,徒步走回。10月初,党中央转发中央军委关于军队院校进行“文化大革命”的紧急指示,宣布取消由党委领导运动的规定。在“踢开党委闹革命”的口号下,造反浪潮全面扩展。全区迅速组成两个大的造反派组织,即“新派”和“红派”,集镇、农村中小学生纷纷站队,分成两派游行队伍,手拿毛主席袖珍语录,高呼口号,游走村庄与大街小巷,全民处于盲目的“革命运动”狂热之中。

  12月,教师寒假集训,提出成立造反战斗队,出去串联是最好的集训意见。杨林尾中学成立了“新革联”造反司令部。学校在两三天内成立了十几个战斗队。各战斗队有名称、旗帜、袖章、公章等,其中报名有1个人的“金猴”战斗队。同时杨林尾区“新派”造反组织纷纷成立,有新革联、新学兵、新合联、新小教、七一战斗队、工人纠察队、新学兵敢死队、新哨兵、新工总、工农红卫军狼牙山五壮士等。学校各个战斗队联合起来,向区教育组要串联经费,后向区委要经费。遭到了区委副书记龚XX的拒绝并不准串联后,学生聚集区公所大院,高呼出史无前例的口号。“革命无罪,造反有理”、“我们要革命,我们要造反”、“打到龚XX,龚XX不投降,就叫他灭亡”等。后来由沔阳县教育局拨下经费后,全区一百多名教师,推举出5人领导小组,负责联络安排串联地点、车辆和食宿,前往武汉串联。腊月二十七日返回仙桃时,大雪纷飞。在仙桃至杨林尾只有一辆卡车客运的情况下,年纪大的和女教师乘车,其余的人徒步回到了杨林尾。只有两名学生前往北京串联,春节后才回。

  1967年初,由文教战线的造反派提议,工交、财贸等战线响应,将已经回荆门的“四清运动”工作团团长、提拔外调的区委书记等揪回来和杨林尾区的党、政领导人作为“走资派”、“牛鬼蛇神”打倒批斗,区委书记何东才、天合公社党委书记刘运堂等被造反群众戴上高帽子、挂黑牌、架飞机游行示众。造反派驻进党、政机关,以破四旧(旧思想、旧文化、旧风俗、旧习惯)为突破口,掀起“文革”浪潮。“革命小将和群众”居无定所,凭着感觉“破四旧”,随时自发上街游行,敲锣打鼓,呼喊口号,走村入户,凡是生活用品,诸如杯盘碗盏、摆饰器物、桌椅床柜、床上用品等等,只要上面雕绘有龙凤花鸟、古装人像等旧式图案的,都在破除之列,胡摔乱砸。使杨林尾区党政机构瘫痪、学校停课、工厂停工。

  1966年12月,按照沔阳县“红色劳动者”总部宣言精神,杨林尾区由企事业单位的合同工、临时工组成了“红色劳动者”造反司令部,要求单位废除合同工、临时工制度,将其转正、提级、加薪,实行8小时工作日制度;司令部派人到杨林尾区公所要求成立分部,把“四清运动”中解雇的合同工、临时工接回单位抓革命、促生产,遭到拒绝后,开始了杨林尾地区实质性的造反运动。1967年1月,沔阳县工农红卫军总部成员、县委农工部长到杨林尾串联,以县、区老干部身份,召集了烈士后代、军属后代、复转军人等组成的杨林尾地区工农红卫军队伍,经过策划,派周某(手工业联社工人、转业军人)通知区委书记何东才等7人参加谈判,逼着区委一班人表态:毛主席发动的这场史无前例的“文化大革命”运动是否支持?用什么行动拥护这场革命运动?如何支持工农红卫军代表发动群众运动?要求进驻区委大院,安排办公室;容许逐级成立革命组织;封存档案室;封存枪支弹药。而后宣布了区委书记何东才是“走资派”的代表头目,不再主持工作,闭门检查。以取得军权为突破口,给区武装部长周方影窝藏黑材料的罪名,由任区委秘书的造反派代言人宣布开除其党籍,令其交出手枪;同时要各公社武装部长交出民兵武装。并在各公社、大队形成以烈士家属子女、解放战争时的军人、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复退军人、武汉下放知识青年等为基本对象的工农红卫军组织。

  造反派的行为,也遭到了工人群众的抵制。他们说,老子就是不信你们那一套。什么革命无罪,造反有理。老子们只知道工人要做工,农民要种地,学生要读书,造反派闹事不做事,造反、造反,造得出粮食来吗?一次,区委书记何东才被揪到友好大队去批斗,被群众抢走匿藏。并说,带头劳动,能挑翘把冲担的干部谁要斗他,老子们就用冲担捣死他。3月,中央军委发布“十条命令”,地方政府实行“军管”后,此事未能继续进行。

  全区实行“军管”,由区武装部长主持全区工作。学校“复课闹革命”,工厂恢复生产。但杨林尾中学的红卫兵司令部仍然站在运动的前列。1967年7月20日,震惊全国的武汉“七.二0”事件掀起了揪“军内一小撮”的运动,全区民兵指战员上至区武装部长、下至小队民兵排长受到诬陷与迫害。8月,沔阳县造反派到杨林尾,亲自指挥队员对塘林公社古杨大队民兵连长胡贤木进行批斗、捆绑吊打、灌水、喂蚊子等,致使其精神失常。

  8月13日上午9时,沔阳县“新红革”一行10多人头戴柳条帽、荷枪实弹乘汽车到杨林尾,在杨林尾邮政局门前停靠后,将机枪对准杨林路街道,以防冲击。首先和“新红革”驻杨林尾联络站取得了联系,然后直闯区公所,包围了区人武部部长周方影的住所。兵分两路,一路由“新红革”队长到区大礼堂“新革联”司令部,召集有10多人参加的各派头头会议,布置任务;一路由“新红革”副队长坐镇人武部用枪逼着周方影通知5个公社武装部长交出所有民兵枪支弹药。“新红革”队长道:“昨天,我们把县人武部的枪全部接管了,武装了造反派,这是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。当前,下面的枪还在民兵手里,民兵大部分都是‘老保’(保皇派),枪支掌握在他们手里不可靠,我们要把这部分枪支夺回来,希望得到你们的支持。抢夺民兵手中的枪支,是各造反派头头梦寐以求的想法,一个个都表示支持这一革命行动,要人有人,要物有物。并达成协议,约法三条:①“新革联”抽一部分停产人员,等候在大礼堂,随时应付可能发生的事变,配合“新红革”的收枪行动;②“新革联”派4名学生到区公所,听候“新红革”指挥,并负责“新红革”和“新革联”的联络工作;③枪支收来后,先放到大礼堂楼上,楼下由“新革联”守卫,楼上由”新红革”守卫。由于联合公社没有电话,通知不到,为尽快将枪支弄到手,”新革联”司令部派杨林尾中学2名学生做向导,11时左右带”新红革”5人向联合公社出发,勒令联合公社武装部长王西林交枪。

  红卫兵造反派在巩固大队验枪到下午4时许,其中一人验枪走火,武装部长王西林坐在桌子对面,肚脐下部中弹倒在血泊中,在前往杨林尾卫生院的抢救途中去逝。巩固大队农民迅速抓住枪手,送到了大队部。消息传开后,“严惩杀人凶手”、“为王西林同志报仇”的呼声响彻了杨林尾。此时”新红革”队长逼着武装部长周方影说:“打死王西林的事情已经发生了,要想办法避免冲突,以免出现更大的流血事件,你要对我们革命小将的人生安全负责,不然对你没什么好处。”同时区委秘书召集靠边站的区委成员会议,讲到“新红革革命小将来收枪,这是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,是百分之百的革命行动,现在出现问题,有人想从中闹事,掀起武斗,迫害革命小将。目前是考验每一个人的关键时刻,今天区委大小干部全部出动,采取一切有效措施,制止武斗,千方百计保住革命小将的人身安全。”并将区委一路分配到巩固大队保护被扣押的”新红革”成员,一路到王西林的家乡(杨林尾镇段家湾村)做家人的思想工作。同时”新学兵”司令派遣杨林尾中学2名学生赶到巩固大队打探情况,准备营救新红革小将。下午6时,新革联召开各战斗队长紧急会议,决定:①各战斗队写声明,声援新红革的